這裡是老春,寫寫文畫畫圖,同人糧少所以嘗試自耕,努力提升自身素質ing(之後若想到比較完整的自介再放上來)


大愛aph、中華一番、hxh

【我真的該搬家了】

手機認證我真的不喜歡……先轉移到微博了

裡面還沒有東西,之後再放上

我的微博:
https://m.weibo.cn/u/6426092603?uid=6426092603&luicode=10000011&lfid=100103type%3D1%26q%3D%E8%80%81%E6%98%A5%E4%B8%8D%E5%B8%B8%E8%AB%87

那啥因為目前是高中生要考大學所以填坑有點困難……只好發發舊東西證明我還活著(淚)

【一些非手繪的舊雜圖,塗鴉居多】

p1板繪,我在hxh這坑的三大男神qqqqq
p2指繪(用學校的可螢幕觸控電腦開繪軟),金傑父子,崩了小傑哈哈哈哈哈(爆)
p3.4.5手機繪,p3子與亥的衣裝交換,金桑抓了(?)頭髮剃光鬍渣;p4西與傑;p5年輕的金桑(終於好好上色的一張……)

【舊圖存底】
我突然發現我居然沒放過這兩張哈哈哈哈哈哈

P1是髮型跟平常不一樣的低地兄弟
P2靈感是來自荷哥家的荷式生魚片wwwwwww

【三星手機繪】

盧弟啊盧弟!!!!!
畫這張畫得很開心哈哈哈哈哈

啊啊我之前的稿還沒完成呢(目死)

中華一番腐向同人短文集-依舊沒想到名字的更新

食用前注意事項&前文鏈結


03


「我不要再待在這裡了!」「不要再提我爸爸!」


男孩雙手在桌上胡亂揮了一把,又抓起幾張餃子皮往地上扔,大把麵粉被揚到半空中,沾上他的頭臉和衣服。


「信川!」


無視身後傳來的叫喚,他拔腿往大街上狂奔。


市場的叫賣聲、在賣藝攤前人群攢動發出的驚嘆聲、果鮮魚蝦香臭混雜的氣味,都被隔絕在意識之外。他連眼睛都不睜開,也不管自己這樣根本看不見路,只憑著一股猛勁,拚命地往前跑。「啊啊啊——」


路上的人們都被他的叫喊聲嚇得停下腳步,還自動地開了一條道給他,「怎麼回事?」「那小子發什麼神經?」「怕不是個瘋子⋯⋯這年頭怪人愈來愈多!」嘈雜的議...

【三星手機繪】2P是途中示意圖

【只有線稿】中華一番初戀組!!!

阿昴&三傑!!!(誰攻誰受我都可以!!!(等等)

很想畫阿昴戴著頭巾但是有露出鬢髮的樣子,發現這貨意外的很像他老媽XDD

這大概是我人生中截至今日完成度最高的線稿了……(懶人吐血)

圖還是有bug,今後也要繼續努力/


什麼時候來上色好呢……(吐血)

很怕上色就毀了線啊啊啊啊8

【這些都是後話-(偽)聊天室體】其一、其二

是上次那篇海O根的後續,試著用類似聊天室對話的體例寫寫看

歡樂惡搞向無誤。

CP一樣是鬱金香兄妹,除了這對之外大概也沒有其他明顯的CP了(吧)

努力不崩角⋯⋯希望不會坑⋯⋯

 

其一。

 

[哥哥家的藝術讓人很感興趣]02:04

諸位晚安,在下剛剛回到家,請問諸位都平安到家了嗎?

 

[區欠洲賭神]02:04

我到了唷!大概兩小時前就到了,因為比較早走

 

[801]02:04

剛剛羅德先生已經確定安全回家了,我再一會兒就到~

 

[佩德羅]02:05

我到了。不過,這個時間不能說晚安了吧,已經是7/22的凌晨了呢

 

[哥哥家的藝術讓人很感興趣]02:05...

中華一番腐向同人短文集(還沒想到名字)

腐向腦洞短文集,非甜,原創角有(私設阿昴與梅麗的兒子,名字隨便取的沒啥含義,叫劉信川,在這文裡戲份超多⋯⋯)

對以上內容不適者務必慎入。

敝人對料理和歷史真的沒啥研究,只是想把這腦洞寫下

cp:阿昴x三傑(呃,正確來說應該是三傑對阿昴的單戀),有劇情需要而摻入些許的昴麗


00


已經不知道切了第幾片下來。


藍髮少年左手抓起最新一次切下來的那片白蘿蔔,抬手去對了對月亮。


不待幾秒鐘,「唔,好難,到底是怎麼做到的。」同時放下蘿蔔和菜刀,他碎碎地喃道,隨後眉頭一皺,打了個呵欠。「好睏⋯⋯唉。」他疲倦地望著桌上已經被剁去一半的蘿蔔和厚薄不一的切片,「明明已經看了三年多了,怎...

【腦洞,戀製老李的中華一番paro-手機塗鴉】

我不知道老李究竟有沒有中西式餐點雙修

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畫什麼

但我能確定一件事

我以後別想再刷老李的黑卡了


該怎麼說呢,老李這身意外地喜感hhhhhhhhh

哪天是不是該認真把這圖畫好(⋯⋯


一套4p荷比小腦洞

我不會分鏡嗚嗚嗚嗚

大概就是w/w/2後,貝露偷偷跑去看哥哥這種感覺⋯⋯

傷痕累累的彼此擁抱什麼的⋯⋯(呃

© 老春不常談 | Powered by LOFTER